接到一件令我喜出望外的消息有感

在二零零五年的十二月二十六日晚上,是我正式投歸上帝懷抱之後的第一個聖誕節。次日,身在舊金山的姨媽撥了一個通話回來,告訴我再次成為另一個生命的姨姨了。在電話筒的另一邊,二姨母的心情定是樂透了,小孩才出生了不夠兩個小時,她便急不及待的撥長途電話回來報喜,就連報喜時也興奮得錯漏百出,不但把生孩子的二女兒(即是我的四表姊)說錯成她的大女兒的名字,更說得氣喘吁吁。


  姨母為希望取得永久留權,得到美國戶籍,就恨不下心腸留下我兩位年輕的表姊在內地,以求盡快一家團?,十年間也只有兩次見面。在誕下我的小姨姪前,表姊卻被驗出身體不適宜懷孕,器官也有毛病,懷孕的風險高,只能勉強生育一次。所以,接到了她順利誕下麟兒的消息後,我的心就馬上放鬆了不少,喜出望外的心情不言而喻了。


為此,我們舉家馬上前往探望我那個沒有母親在旁多年的新任媽媽──表姊和那個漲紅著小腮子的小姨姪,
生父母的寶貝,他們的生命中有我,我的生命也有他們,這是一輩子的緣份;就像會計裡的雙重入帳,環環相扣。我知道當我的母親為了誕下我,身體機能亦變差了,窈窕的身軀亦丟了,但我深信,她從來都未有埋怨過,我的父親亦失去了自己的自由和金錢,這全為了我的教育,但他亦未曾為此投訴過。這種親厚的情就像共同儲蓄一般,父母兒女共同努力付出愛與真誠,最後必定可以得到回報——珍貴的回憶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