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記趣

深刻記得有一次回家後,我看到一臉倦容的爸爸正躺在沙發呼呼入睡,似乎已經進入夢鄉裡,古靈精怪的我馬上冒出了一個「壞」念頭──畫「臉譜」,當然不是在紙上畫,而是──在爸爸那英俊的臉上畫。我立即飛奔到我的小房間,努力尋找七彩的顏料、一枝水筆和一桶清水。準備好一切的我便在親愛的爸爸的額上小心翼翼地畫上了一個大大的「王」字,然後再用土黃色在臉的四周畫上一堆金燦燦的斑紋,一隻威風十足的老虎隨即呈現在我的眼簾裡,我一邊欣賞自己偉大的「傑作」,一邊抿着嘴笑。忽然,爸爸的身體微微移動,作賊心虛的我懷着慌張的心情飛快地跑回睡房裡。不到一會兒,一聲震耳欲聾的叫聲從客廳傳出來,把房子震得搖搖欲墜。「哈哈!」我不禁放肆地笑了。

小時候的我,家人經常牽着我的小手到池邊釣魚。有一次,我們一如既往在池塘邊拿着釣竿釣魚,可是我釣了大半天,連一個魚影子都沒看見。向來沒有耐性的我感到無聊極了,就拿起釣魚竿甩呀甩,突然,浮標強烈地抖動了一下,我非常興奮,於是急急忙忙呼喊爸爸。可是,粗心大意的我因為過份的緊張,竟然不小心地踩踏上青苔,「撲通」──我不慎滑進池裡。反應機敏的爸爸為了救活我,自己也在毫無意料之下掉進池裡,水花四濺。不久,附近的人都奮不顧身地將我們救起來。我急不及待地往魚竿一看,原來只是個臭皮鞋!大家頓時捧腹大笑。

深深記得有一天,我跟爸爸在田地度過,我們並非去耕田,而是到田裡「探險」。我和他為了發掘新的田路,走上一條狹窄曲折的小徑。我們小心謹慎,互相扶持,順利地走過小徑的前半段,但來到中段,一棵粗壯的大樹挺立在小徑上,阻擋了我們的去路!我們竟不知天高地厚,以為這是更好玩的挑戰,便摸着粗粗的樹幹,硬要沿着樹幹擠過去。

「沒想到是這麼的容易!」我開始自傲起來。

「悅!你……你!」爸爸猝然亂叫起來。

正當困惑的我想問過究竟,意外地發現自己身上佈滿了一條條毛茸茸綠色的小毛蟲。我發瘋地亂跳,本想把小蟲們甩掉,卻失腳插進田裡去,可惡的爸爸只是擺着一臉看戲的樣子,哈哈大笑。我不服氣抓住他的小腿,猛力一拉,把他整個人也拉進田裡。兩人在田裡捏起泥土互相攻擊,不時傳來一陣陣充滿溫馨的笑聲。

 

對我而言,童年就像那蔚藍的天空,讓我能自由自在的翱翔;也像那花園裡繽紛的花朵,每天都是多采多姿;更像五顏六色的糖果,讓我甜在心頭。